麻豆传媒映视频解压密码

【 .】,精彩免费!

自从白婠婠回到湖心小筑后,心情仍然无法平静,她原本想要探索的答案,却反而跟预料的背道而驰,这让她愈发暴躁。

所以她想要找些事来做,忘记烟雨阁里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目光,忘记花碧倾的怨恨,忘记与皇甫云和凤绫罗之间的感情纠葛,于是便去找白之宜,请求出任务。

白之宜本就在房中安静养伤,更别说已经是这个时候了,本已经闭目休息,但是看到自己的女儿竟然如此心不能静,便有些心疼和无可奈何。所有她没有过问也知其中缘由,便告诉白婠婠有什么事明日去办,可白婠婠却已等不及,见她再三恳求,眼神狠戾而又决绝,白之宜便不再犹豫,思索半晌后,又忽然邪

恶一笑,便在她耳畔低声呢喃起来,而白婠婠的眼神逐渐露出惊异,随后又变得淋漓痛快。第一道门里的牢笼是用玄铁打造而成,而锁住笼门的锁链也是坚不可摧,更别说关押的江湖乱党早已失去手中兵器,大多数留有兵器的乱党,要么只是寻常兵器故而没有

被收到第二道门里,要么已经精神失常早已忘记手中的兵器如何运用。

白狐用剑也斩不断锁链,小水滴的化尸水也腐化不了分毫,就当七小蛮和水涟漪准备合力用掌风摧毁牢笼时,飞鸾走上前去,怯怯懦懦的说道:“让我……我来试试!”

“是扯不断这铁链的!”七小蛮说道。

“我……我有……办法!”七小蛮心想,既然师父在众多弟子把她提拔出来,也是自有她的用处,便同意了。如果使用武功来进行毁坏,可能会伤到里面的人,里面的人生死倒是不在乎,只是惹恼

了他们还是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还不如给飞鸾一个机会。

在众人瞩目下,飞鸾抬起那双铁手,可以看到衣袖滑落下去,从手腕处开始却是肉体凡躯,只有一双手是用铁做成的,不过可以灵活伸展。

飞鸾并没有去扯锁住笼门的铁锁链,而是将手分别放在两根玄铁杆上,开始用力的向两边拉扯。

白嫩瓜子脸美女秀发披肩吊带短裙露细胳膊小腿图片

“真是不自量力!”一个护法嗤之以鼻的说道。

却在她话音刚落后,只见那铁杆在那双铁手的用力拉扯下,开始向两边弯曲,直到完全可以让一个人自由出入的宽度,她才停止。

所有人都很惊讶,飞鸾的这双铁手竟然有着如此的力量。

一只手忽然顺着那宽度捏住飞鸾的脖子,还没等众人反应,飞鸾已经将铁手握在那个人的手腕上,毫无用力的一捏,那人便一声惨叫,还听得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而飞鸾有些害怕的向后退去,躬着身子不敢去看七小蛮:“我……我不是……故意要……出手的……请随安小师父……惩罚……”

飞鸾自保,情有可原,七小蛮当然不会惩罚她,只是示意她退后,飞鸾便急忙走到她身后去了,随后七小蛮转着佛珠恭身而道:“笼子里的人,们可以出来了!”

有几个意识清醒的人开始顺着那拉扯出来的宽度钻了出来,虽然走路有些怪异,但是他们已经意识到自己有逃出生天的机会了。

飞鸾开始去拉扯下一个牢笼,但是这一次,她不会再做停留,以免给里面的人伤害自己的机会。

大多数人已经失去了反抗的能力,直到那个自从他们进来就早已虎视眈眈的高大男人被放了出来后,却忽然手持双板斧攻击起了他们。

就连没有妖化的东方闻思都被他攻击的无可近身,而小水滴身材娇小有机可趁,却还是险些遭到那斧头斩首。

其中一个护法更是没那么好运,从脖子顺着胸口直接劈下,当场丧命。水涟漪正要去制服他,七小蛮却先她一步,一记掌风打在那高大男人脚边的地面上,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我们是来救们,不是来杀们的,若再不住手,休怪小

尼不客气了!”

那男人喘着粗气,顺着凌乱的头发下,可以看到一双愤怒的眼睛,他开口说话的声音,浑厚低沉却有些模糊,也许是太久没有开口讲话的原因:“不是皇甫青天的人?”

“皇甫青天的人会把们放出来吗?他巴不得把们关到只剩下一堆骸骨为止!”

“那们是谁?”

“我师父想请大家加入曼陀罗宫,一起合力推倒皇甫青天,还们真正的自由,让们享受本该属于们的一切!”

“们是曼陀罗宫的?”

水涟漪走上前去:“不认得奴家吗?奴家可还记得,巨灵星君拓跋枭!”叫做拓跋枭的这个男人虽然不认识曼陀罗宫的护法们,但是有的人是这几年才被关进来的,自然知道曼陀罗宫乃是现在的天下第一魔宫,甚至有的人还做过白之宜的内应

在皇甫青天没有当上武林盟主之前被关进来的人早已化成腐骨,或成为其他人的盘中餐了。

所以这些乱党全部都是跟皇甫青天和八大门派结下仇怨的人,而这个被江湖人称作巨灵星君的拓跋枭更是跟皇甫青天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别说不是我的对手,即便把我们全杀了,们也一样出不去,们不是仇轩辕,没有我们,们逃不出万里长宫。”七小蛮说道,“但是如果加入曼陀罗宫,们就不

必再东躲西藏,因为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那就是武林盟主皇甫青天和整个八大门派!我们需要们的力量,们需要我们的解救,同仇敌忾,才是们最正确的选择!”

那个看起来雌雄莫辨的人好像忘记了如何走路似得,他几乎是爬到七小蛮脚边的,抓住她的脚腕:“小师父,救我,我不要被关在这里,救救我!”

七小蛮实在看不出来这个胆小的人是犯了什么错能被皇甫青天关在万里长宫,有些轻蔑的笑了笑:“我们这不是来救了吗?”经过七小蛮和水涟漪等人的说服,这些意识清醒抱有仇恨的乱党当然明白曼陀罗宫就是一棵救命稻草,抓住就会活命,抓不住就会死在皇甫青天和八大门派手里,于是还

能走路有一些自己意识的人都跟着护法们开始搬运没有意识但还活着的人,小水滴再处理掉尸体,无痕无迹。

这一折腾,已是凌晨。回到曼陀罗宫后,七小蛮和水涟漪开始给他们安排可以入住的房间,还找了女弟子侍奉他们沐浴,女弟子们后来聚在一起讨论那洗澡水的肮脏和味道,都还在干呕,比起

血腥更让人难以忍受。

也有不少早已饥渴难耐的,自是有不少男弟子女弟子甘愿为此献身的,随后再为他们换上干净的衣服,吃顿饱饭,等待传唤。自然也有人询问那些没有意识的带回来怎么处理,七小蛮只是说他们自有他们的价值,事实上,那些没有意识的和精神错乱的都被送往婆娑洞,等待体现他们的价值不过

就是被赵华音做成死士。东方闻思和白狐也终于可以歇上一歇,回到禁地后,东方闻思便想去紫魄坟前跟他说说话,了却那些苦闷,白之宜虽然还会让她回禁地,但是当初交给她的任务是什么时

候攻破万里长宫,什么时候才能真真正正的住进来。

可她刚进去,就被入目的画面震惊到瞠目结舌。

白狐本跟在她身后,看到有几个弟子路过这里都是神色匆匆的不敢作片刻停留,有些疑惑,看到东方闻思戛然而止,便顺着她的视线一看,也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紫魄的坟前,尸体堆积如山,浓厚的血腥气已被这凛冽的秋风吹散,反而只余留淡淡的泥土味。

白狐这才明白那些弟子为什么路过禁地都加快脚步了,而东方闻思也瞬间明白,这些人都是白之宜杀的。

她记得在八大门派攻打而来的战场上,白之宜说过,如果蝴蝶紫澈粉身碎骨,她就要他们陪葬!

“这,这是谁干的?”

“白之宜!”东方闻思握紧拳头,极度愤怒,“因为那日,这些弟子没有阻止他们毁掉紫澈,导致紫魄哥哥死去,所以他们都被白之宜杀死给紫魄哥哥陪葬!”

白狐也震惊了,这个画面的确很刺目惊心。

东方闻思既难过又悲愤:“可这些尸体脏了紫魄哥哥的坟墓!”

说罢,便要去清理。

白狐拉住她,说道:“将尸体全移走,她会怪罪于,都忍到这个时候了,还在乎这一时么?”

“可是……”

“放心吧,白之宜既然杀了这些人给紫魄陪葬,说明她对紫魄还留有遗憾,她不会放任这些尸体就这样堆在紫魄坟前的!”

东方闻思的情绪这才平静了下来。

一切准备就绪后,七小蛮才去通报白之宜,她和白之宜来到玄冥大殿后,所有人都已在此等候。

水涟漪和顾寒居分居左右,七小蛮也站在一旁禀报着:“师父,他们都是甘愿投靠曼陀罗的人!”白之宜的目光一一打量着这些从万里长宫被带回来的江湖乱党们,虽然已经洗的干干净净,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可是他们的目光全都带着戾气,有的还有些恍惚迷离,

但是白之宜却十分满意,她喜欢那些精神上有问题的人,因为这种人偏激,一旦刺激到他们,他们就会失控成为杀人武器,根本无需操控。“本宫主知道们都想找皇甫青天报仇,所以曼陀罗宫会是们的容身之所,们想要什么武器,想练什么武功,曼陀罗宫都应有尽有!但是,想留在曼陀罗宫,就要有能

够留在这里的价值!”一个女人一只手抱着用黑布包裹起来的婴孩骷髅骨,她的头发全部梳起,散下来几缕头发显得有几分憔悴和温柔,她痴迷着望着怀中枯骨,另一只手还轻轻的拍着,嘴里还轻轻的哼唱着只有她自己听得到的摇篮曲,白之宜话音一落,她满眼的贪和温柔忽然变得冷厉起来,她形如鬼魅的穿梭在一位护法身边,余出来的右手只骈起食中二

指,但那手法令人眼花缭乱,极为独特,就是白之宜也很难看清楚,当她立住身形后,那护法便倒在地上,面色苍白,怒目圆睁,不见一滴鲜血,便已气绝身亡。

那女人看也不看白之宜,只是有些慌张的拍打着怀中枯骨,满眼凌乱,神经质的打着哆嗦:“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能取代他了?”

所有人都在震惊之中,随后白之宜的眼睛瞬间便亮了起来:“是九星圣女荆飘飘!”七小蛮也充满了兴趣,在万里长宫的牢笼里,这个女人缩在角落抱着婴儿骷髅骨,充满了母性,没想到杀起人来毫不犹豫,而且她刚才的杀人手法也是自己没有学到过的

。原来,此女就是九星教的圣女,九星教曾为邪教,被八大门派灭门后,几乎所有人都被押送万里长宫,而她刚才使用的杀人手法,就是九星教只有教主和圣女才能修炼的

独门武功,一种名为《九星珠连》的点穴大法。

似乎记起自己叫做荆飘飘,又听到九星圣女四个字,荆飘飘的眼睛里充满了怨恨,她歪着头看向白之宜,声音却异常的平淡:“我要报仇!”

“当然可以,从现在开始,就是曼陀罗宫的十大护法之一,曼陀罗宫的弟子任差遣!”白之宜笑道。

体型高大的拓跋枭没有注意荆飘飘,他反而一直盯着白之宜看了很久:“是白之宜?”

“在曼陀罗宫,没人可以直呼本宫主的大名!”白之宜的声音仍然不怒自威。

拓跋枭皱了皱眉头:“东方一秀保一命后,竟然成了宫主?我还记得,不长这个样子,所以我看了半天也没认出来!”

“被关在里面太久了,巨灵星君拓跋枭!”

拓跋枭挥舞着手中双板斧:“我会帮宰了皇甫青天,所以,宫主觉得我是不是可以留在这里?刚才们的女弟子把本星君伺候的很舒服!”

白之宜淡笑道:“七小蛮告诉本宫主,杀了曼陀罗的一个护法!”

“本星君杀的人可多了,记不得!但若是我杀了的护法,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像荆飘飘一样取代她成为护法?我该比那个死在我手里的人有价值吧!”

“曼陀罗宫当然需要这样的高手,更何况,与曼陀罗有着共同的敌人!”拓跋枭虽然被关在万里长宫多年,靠着杀人吃人肉存活下来,他也是为数不多保持性情的人,自然明白这个女人已经不是昔日靠着东方一秀保护的弱女子了,便也不会再

直呼白之宜的大名。

另外一些人自然也不会像荆飘飘一样去杀其他护法以此证明自己的价值,但大多数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愿意追随白之宜,均要杀死皇甫青天。但是这些人中,却有一个人极为特别,他即便换上了曼陀罗宫的宮服,却还是柔柔弱弱,一张雌雄莫辨的脸,但是开口说话可以听得出声音是男性,但是却纤细柔弱,跟他的身躯一样,眼神卑微充满恐惧,走起路来小心翼翼,洗完澡后似乎学会了走路,不过还是有些怪异,在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表示要杀死皇甫青天的时候,只有这个柔弱

的男人唯唯诺诺的说他不想杀皇甫青天。

所有人都像是看一个笑话似得看着他,白之宜也觉得十分有趣:“那又凭什么留下来?”

“因为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而且我会铸造兵器,我可以留在这里给曼陀罗宫的弟子铸造武器!”“姑娘,连走路都走不好,有力气打造兵器吗?”水涟漪打趣道,她见过的男人无数,像司徒仙那样不食人间烟火的,像铜镜那样不卑不亢冷漠又固执的,像无鱼那种幽默风趣却是一身傲骨的,像顾寒居这样温润如玉总是微笑的,见过胆小的,见过冷酷的,哪怕是凌无眉那样阴柔腹黑却也一样带着男人的气魄,可是这个人明明是个男人

,却像一个纯粹的女人,倒是跟飞鸾有几分相像。

所有人都哄堂大笑,他低下头,有些焦躁的抚着自己的头发。白之宜原本也十分玩味,但她却觉得,此人看起来毫不出奇,却能被关进万里长宫,并且还活到现在,他不像拓跋枭高大威猛,充满戾气,也不像疯女人荆飘飘武功高强

,但白之宜坚信他一定也是一个危险的人物。

“叫什么名字?可有什么名号?”

“我叫穆尘,没有名号!”

“好,可以留下来了!现在曼陀罗有九大护法,七小蛮告诉本宫主,有一个护法在闯万里长宫时牺牲了,穆尘,就由来取代他的位置吧!”

不仅穆尘自己惊讶,其他护法也一样很惊讶,明虚掩甚至没有忍住心中的疑惑:“可是他什么都不会啊!”

顾寒居和水涟漪也都彼此惊讶的相视一眼,更别说其他人了。

连七小蛮也十分不解:“师父?”

“当初我在那么多襁褓中的孩子挑选了,而也没让本宫主失望,还不相信为师的眼光吗?”

“徒儿明白了。”

穆尘有些焦躁的说道:“我只会铸造兵器,我不会武功,我怎么为宫主做事啊?”

“穆尘,会证明的价值的,本宫主不会看错人,一定不会!”白之宜胸有成竹的说道。

就这样,从万里长宫出来的拓跋枭、荆飘飘和穆尘成为曼陀罗宫的十大护法之一。而接下来,继续攻破万里长宫,取得秘籍和棺木,也将是七小蛮、云细细、东方闻思等人的首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