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 最新版

洛天瑾的自信,令颜无极的内心隐隐生出一抹不祥之感。

未等梅紫川再度开口,洛天瑾却率先拱手道:“黄前辈、梅前辈,二位千里而来只为桃花婆婆,请她出手为令郎治病,是不是?”

“不错!”

“甚好!”洛天瑾点头道,“君子有成人之美,洛某虽不敢自诩君子,但也愿效仿君子,成二位的心意。”

闻言,黄阳明和梅紫川同时一愣,纷纷面露狐疑之色。与此同时,颜无极似乎也猜出一丝端倪,神情不禁变的有些紧张。

黄阳明目光古怪地上下打量着洛天瑾,转而又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梅紫川,似是在问询她的意思。

梅紫川迟疑片刻,沉声道:“我夫妇二人一向恩怨分明,无功不受禄。洛府主愿成我们自然是好,却不知……有何条件?”

“梅前辈快人快语,洛某佩服!”洛天瑾笑道,“在下愿促成此事,唯一的条件是……令郎只能留在贤王府医治,暂时不能离开。”

“说到底,你还是不肯放人?”黄阳明撇嘴道。

“你们来此是为求医,并非救人。”洛天瑾解释道,“我放人与否,根本无伤大雅。更何况,鄙府藏有天南地北的灵丹妙药,只要令郎需要,洛某定当竭尽所能,以尽绵薄之力。”

“这……”

“虎穴龙潭虽是福地,但这么多年过去,却依旧无法治好令郎的怪病。”不等梅紫川犹豫,洛天瑾再度补充道,“由此足见,令郎并非一定要回长白山治病,留在洛阳同样可以。不知二位前辈意下如何?”

夏馨雨拥抱春天

黄阳明将信将疑道:“我们与你非亲非故,今夜又结了梁子,若是冒然留下,难保日后你不会暗中使绊子。万一在饭菜中下毒……”

“哈哈……”闻言,洛天瑾不禁放声大笑,朗声道,“前辈多虑了!洛某虽然不才,但绝非卑鄙无耻之徒,更不会使出什么鬼蜮伎俩谋害二位前辈。若二位不信,洛某愿对天起誓……”

“不必了!”梅紫川打断道,“北贤王威震八方,声名在外,老身信得过。”

“如此说来,前辈同意洛某的提议?”

梅紫川冷哼一声,自嘲道:“事已至此,除非鱼死网破,否则老身还有其他选择吗?你说的对,我们来此是为求医,并不想徒增杀戮,更不想招惹麻烦。”

说罢,梅紫川将苦涩的目光投向黄阳明,低声道:“老头子,我知你心存顾虑,但替宝儿治病要紧,所以……你别怪我鲁莽。”

“老太婆休要胡说!”黄阳明脸色一正,故作不悦道,“你何错之有?只要能为宝儿治病,在哪儿不一样?莫说是留在贤王府,就算是要我这条老命,我也义无反顾,绝无二话。”

说罢,他将语气一转,态度顿时柔和许多,憨笑道:“中原腹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还有人供养吃喝,倒也乐的逍遥自在。最重要的是,咱们一家三口能日夜不分地守在一起,幸甚!幸甚!嘿嘿……”

见黄阳明爽快答应,梅紫川的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面对如此温情的一幕,柳寻衣心中百感交集,唏嘘不已。尤其是那句“一家人能日夜不分地守在一起”,令他感动至极。

生命之宝贵,在于拥有感情的幸福。而幸福之根源,则在于家人。

这一节,对于自幼痛失双亲的柳寻衣来说,尤为敏感,亦尤为渴望。

“如此甚好!”洛天瑾面露得意,大笑道,“二位前辈暂且在府中歇息一夜,待明日一早,我亲自为你们引荐桃花婆婆。”

说罢,洛天瑾将目光从梅紫川转向颜无极,脸上的表情也由得意,渐渐转变为冷漠。

“颜岭主,眼下失去黄、梅二位前辈相助,你又该如何?”邓泉冷笑道。

“莫忘了,唐轩师徒、哑坤皆已被我们擒下。”林方大挑衅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这才一转眼的功夫,你们已由盛转衰,胜算无。哈哈……”

此刻,颜无极面沉似水,一言不发,双眸忽明忽暗,似是在反复思索着什么。

“颜岭主!”洛天瑾神色一禀,正色道,“绝情谷的人,你今夜休想带走。但是……我可以给你一次身而退的机会。”

“什么?”洛天瑾此言,令邓泉等人纷纷脸色一变,疾呼道,“府主,绝不能放过他们……”

“不必多言!”

洛天瑾喝退众人的质疑,转而对颜无极说道:“我可以放你们离开,但唐轩师徒必须留下,算是你们擅闯贤王府所付出的代价。”

颜无极的目光微微一动,狐疑道:“洛府主的话,我听不明白。”

“我的意思是……今夜之事,洛某可以既往不咎。”洛天瑾神色清冷地说道,“但前提是,颜岭主休要再得寸进尺,不识抬举。你若识趣,便即刻带人离去。如若不然,洛某即便拼个血流成河,鱼死网破,也定要将尔等部斩杀!”

洛天瑾的最后一句话极具气势,态度之坚决,语气之强硬,声音之洪亮,前所未有。

此言,不仅令颜无极等人大感意外,同样令贤王府众弟子倍感吃惊。

依眼下的局势,贤王府中有洛天瑾、邓泉、柳寻衣三大高手坐镇,更有黄阳明、梅紫川在一旁掠阵,再加上手握唐轩、哑坤等人作为把柄要挟,以及上千弟子虎视眈眈,杀气腾腾。实力远超势单力薄的颜无极等人。

一旦双方硬碰硬,纵使贤王府有所死伤,结果也定会大获胜,十拿九稳。

但是,面对绝佳时机,洛天瑾非但没有乘胜追击,将颜无极等人斩草除根,反而却选择急流勇退,主动让步。

这一节,着实令众人大惑不解,更有不少人在心中暗生非议,认为洛天瑾此举有失“北贤王”的威名。

对于洛天瑾的心思,柳寻衣却看的一清二楚。他并非委曲求,而是韬光养晦。

说到底,洛天瑾是不想与蒙古人结仇生恨,尤其是在争夺武林盟主的关键时期。

一旦洛天瑾杀了颜无极,贤王府势必会成为众矢之的,遭到蒙古人的疯狂报复。

到时,洛天瑾能否平安无事地活到明年重阳,都未曾可知,更谈何争夺武林盟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贤王府若吸引了蒙古人的部精力,反而间接成了金复羽。

这种结局,是洛天瑾万万不愿看到的。

正因如此,老谋深算的洛天瑾才选择忍辱负重,甚至可以对今夜之辱既往不咎。他的隐忍,只为日后成就更加强大的自己。

至于洛天瑾执意要留下唐轩,原因有二:一是为了给自己找个台阶,在众弟子面前,顺理成章地放走颜无极,多少能挽回一些颜面。二是为了在唐寂、唐修面前做戏,其真正意图是向蜀中唐门示好。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事实,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唐门距洛阳千里之遥,山高水远,只凭唐寂、唐修二人押送唐轩,一旦半路上遭遇伏击,势必难以周。颜无极若真心想救唐轩,定会在半路出手,并且胜算远大于今夜。

如此一来,今夜的偃旗息鼓,罢手言和,既成了洛天瑾“示好唐门”的风度,又给了颜无极一次“施恩唐轩”的机会,果真是两其美。

最重要的是,洛天瑾和颜无极皆是聪明绝顶之人,彼此早已心照不宣,只是不露声色罢了。

因此,面对洛天瑾不容置疑的强硬态度,颜无极只是稍作犹豫,心中便已了然一切。

颜无极表面上故作愤恨模样,愠怒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除此之外,你别无选择。”

闻言,颜无极将踌躇的目光投向面色难堪的唐轩,眼中涌现着一抹浓浓的纠结之意。

见状,唐轩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但碍于眼下的局势,以及他们各自的身份,唐轩只能硬着头皮故作洒脱,道:“颜岭主对我已是仁至义尽,是唐某思虑不周,才害的你们随我陷入险境。算起来,是我对你不住!事已至此,还请颜岭主不必犹豫,只管带人离去!”

“可是……”

“颜岭主不必迟疑,正所谓‘山水有相逢’,我们有缘总会再见!”唐轩话中有话地说道。

颜无极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叹息一声,以示心中惆怅。

“洛天瑾。”唐轩话锋一转,对洛天瑾说道,“我可以留下,但你能否放过我的徒儿?今夜他只是奉命行事,与你我的恩怨并无瓜葛。”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徒儿愿随师父同生共死。”黎海棠满眼悲愤地疾呼道,“我不走!死也不会离师父而去!”

“此子鬼鬼祟祟地躲在屋顶暗施冷箭,刚才险些一箭将我家府主置于死地,岂能放过?”苏堂冷声道。

颜无极深深地看了一眼神情落寞的唐轩,转而将目光投向洛天瑾,语气悲凉地说道:“洛府主,我答应你的条件,放了哑坤,我们马上离开。”

“府主,不能放!”廖川急声道,“那怪物在前院杀人放火,许大哥本就伤势未愈,时才又被他一脚重创,如今生死未卜,万一他……”

“寻衣,放人!”

洛天瑾无视廖川的劝阻,直接向柳寻衣下令。

颜无极环顾四周,最终朝洛天瑾拱手一拜,正色道:“洛府主,今日的恩情颜某记下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随时恭候。”

对于颜无极的寒暄,洛天瑾回答的颇为随意,甚至有些漫不经心。此刻,他似乎十分疲惫,不等颜无极等人离开,他已缓缓转身,迈步朝后院走去。

“邓泉,你亲自送他们出府。洛棋,好生安顿两位前辈。苏堂,收拾残局。鸿轩、寻衣,你们随我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