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w茄子直播陪陪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看到魏央扫了一眼,圣老也是脸上一红,没想到自己欲要维护魏央之举,竟然招惹对方的猜忌,甚至引出了什么变故,这老脸一红当即道了一句:“圣主,那个我?”

“行了,告诉多少次了,在外面行走,莫要顾及什么身份地位,一个不小心,便会引来祸事,要是这巨头因而死,做为圣堂的圣老,于心何忍?莫不是要愧疚一辈子?”

魏央狠狠瞪了一眼圣老,这家伙真是鲁莽的很,看来不敲打敲打真的不行了。

“是,是,圣主,我记下了,记下了。”

见到魏央真的怒了,圣老急忙躬身施礼,不敢招惹魏央的不快,毕竟关乎圣主之女,要是因为自己的过失,导致圣主不能知晓女儿的消息,他还真是要愧疚一辈子。

“是圣堂圣老,胡说吧?哼,休要欺骗于我?”

听到魏央话语之中,带着圣老的字样,秦越初时还是心中一惊,可是仔细一想,当即给予否定,认定魏央这是故意欺瞒之举,嘲讽的开口大声叱责。

“欺,我等欺有什么好处么?叫什么名字?”

魏央扫了一眼,满眼都是愤怒之色的秦越,直接开口问了一句。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秦越是也,来,给老子一个痛快,快点。”

‘啪’

粉嫩冬日少女清秀迷人

这一次圣老再也忍不住了,t是圣主的老子,那是我什么人啊?

“睁大的狗眼睛看看,这是我的圣字令,若是出身四营中的弟子,皆知这令牌不能作假,也知道验证的方法,若不信我放自由,来试试。另外这位乃是圣子,已经在涧桥城,被玄老、地老、蓝壶、惮烦我等公举圣主,此事不会不知晓吧?”

圣老这一巴掌,还真是把对方打傻了,确切的来言,是对方手中的令牌,以及口中的话语,彻底让秦越傻眼了。

“还有若不想背叛圣堂,赶紧让外面的人住手。”

“那不是我的人,我哪能约束他们?那个,圣老,这些人都是金堂弟子,可不归我管啊?我真没那个能力啊?”

被释放自由的秦越,当即触碰这枚圣字令,出身地字营的他,怎会不知这圣字令检验的方法,直接输入道规之力,只见里面的虚像显露,正是圣老注入的虚拟之象。看着似乎变得年轻的圣老,就算秦越再傻,也知道圣老定是突破了,更高的境界了。

眼下不仅心中暗暗叫苦,怎么就没看出这位主来呢?真是眼瞎了,急忙把金堂弟子驻留此地之事,尽数告知众人,不敢有半点拖延,深恐遭到圣老的惩治。

可是秦越的话语落尽之后,魏央众人算是彻底傻眼了,金堂三十万大军,竟然驻留在小小的望圣村,这是什么鬼啊?金符道竟然暴毙此地,大长老云符率众驻留于此?难不成云符欲要谋反,所以毒杀了金符道不成?可是谋反也会去往金堂,留在望圣村干吗?

“走,咱们先平息此战。”

魏央直接纵身向外走去,虽然他无比着急,想要知晓自己女儿的下落,但是眼下并不是最好的时机。

众人纷纷跟随魏央,直奔屋外而来,只见云符已经率领金堂弟子,包围了整个盛云客栈,好在并没有选择进攻,只是与神天卫对立,似乎也正在等待神天卫主事人。

看着众人拱卫魏央而来,云符眼中要是稍显惊讶,眼下魏央虽然并未恢复中年之态,但是身躯散发出的生命之息,显然强过圣老数倍。而这般的年纪,竟然能够驱使一位虚空境的强者,显然对方拥有崇高的地位。

可是在他记忆之中,似乎并没有这般的脸孔出现,令云符亦是皱眉猜测,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对方。

而圣老在圣堂之中,屈于四营四老之位,与外界各堂的交流并不多,故此云符也并未见过圣老。若是他见过圣老的话,自然会推测出魏央的身份。

“金堂大长老云符?”

魏央走到神天卫之前,站在与之对峙的金堂弟子之间,缓缓的开口而道。

“不错,正是老朽,不知如何称呼?”

见到魏央丝毫不顾危险,站在两方之间,显然并没有什么敌意,云符也知道自己是紧张过度了。看到秦越跟随在他们身后,自然知道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才导致了秦越与之动武。

“在下魏央,被圣堂弟子推举为圣主一位,名不其实而已,大长老可以称呼我的名字便可。”

魏央并没有以圣主身份自居,毕竟他只是涧桥城派系推举所为,并非得到全部圣堂弟子的认可。眼下圣堂只存他们这一脉,即便魏央直接以圣主之位自居,也没有人会说什么,可是魏央并没有这般所为,不是为了避嫌,而是不屑。

“嗯?不想在这里见到圣堂的主事人,还真是巧合,不知圣主欲要何为?这是?”

“自水堂而归,顺路而已,却不想在这里与客栈老板有些误会,惊扰了大长老,实乃魏央之过错也。”

“误会?真的是误会么?”

“误会,误会,千真万确的误会。”

秦越见到云符看向自己,急忙开口解释了几句,不过正是秦越这般的举动,倒是让云符明白了,这盛云客栈只怕与圣堂大有关系可言,从秦越谦卑的态度便可知晓了。

“那就不打扰诸位了,在下帅军驻扎此地,难免有些心弦紧张,莫要在拿误会当玩笑,出现了什么差错,我面子都不好看,告辞。”

云符口中带着警告之意十分明显,令圣老着实不快,可是此时他也不敢妄言,深恐招惹对方的不快,届时对于魏央的安全产生威胁,故此只能按捺心中怒火,算是把云符记下了。

随着云符的离去,双方卫兵也各自收回手中的兵器,一切化为平静,可是就在魏央转身进入客栈之中,眉头却是一紧,看向身边的神天兵,郑重的开口道了一句:“告诉神天卫好自戒备。”

“圣主,莫不成他们想要对我们动手?不会吧?”

不等神天兵开口领命,一旁的圣老便直接开口说了一句,在他的眼中,云符显然不想招惹是非,故此不应该与本方对敌啊?为何圣主如此笃定,令他感到有些不解。

看了一眼满是疑惑的圣老,已经其他人也是这般所想,魏央微微摇首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驶得万年船,切记这个道理。若是对方没有敌意,那便是最好的结果了,可若是对方欲要与我们为敌,有些防备总比没有防备要好。”

“呃,明白了。”

“妖师,我这便去准备,嗯,我亲自驻扎外面防卫咱们的安全。”

熟悉魏央为人的神天兵,可并不这么认为,只怕妖师定是从什么地方,看出了不对之处,若不然绝非这般的郑重,故此神天兵直接离去,安排层层的防范之后,更是亲自驻守一处,如临大敌般的神色,令神天卫丝毫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