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断関系中文字幕茄子app

紧跟着,系统提示再度响起:“叮,经检测,游戏者首次开启灵魂战刃游戏,连续击败三名战士,获得抽卡奖励一次!”

陈羲一听心中大喜,哈哈,看来第一次玩一个游戏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小奖励冒出来。这也是电玩城系统吸引玩家锲而不舍地玩下去的小诱饵而已。

随着眼前光影变幻,第四关开启了。

长河落日圆,大漠孤烟直!

落日余晖,残阳如血,一座塞外边城矗立在滚滚黄河之上,城外远方便是黄沙莽莽,大漠无边。

便在似血残阳之下,陈羲和第四关的午侠马千里来了一场龙争虎斗。

马千里的身份是万历朝边军的一名千总,生得也是身体修长健硕,英武不凡,只是脸生得较长。他头戴笠盔,身穿锁子甲,外罩猩红战袍,手使一杆斩马刀。

两者都是长兵器,蟠龙枪对斩马刀,当即斗了一个天昏地暗。马千里除了刀法犀利外,一双铁腿也是非凡,往往是刀中夹腿,腿随刀光,刀如闪电,腿似狂风。

一开始陈羲极不适应,被打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狠狠连中几腿。但是须知生死相搏之时,最能激发一个人的潜能,当陈羲血量降到一半之时,陈羲已渐渐摸清了门道,那就是以柔克刚。

明面上看,马千里刀疾腿狠,刚猛无匹,如果陈羲也用大枪以快打快,以刚对刚,那么败的十有八九是他。但是仔细观察,便能感到马千里的斩马刀与腿法刚猛有余,柔劲不足。

陈羲当机立断,利用缠字诀、拖字诀、圈字诀、摆字诀等招数以柔克刚,局面瞬间逆转。马千里当即被陈羲或缠或拖,或圈或摆,连续克制了数次招数,紧跟着他又被一记乌龙盖顶砸中,踉跄后退时,胸口又早被一招青龙点水式扎中。

“啊……可恶!”

高颜值粉嫩美少女浴缸泡沫澡甜美可爱

马千里血量狂降已不到三成,他猛地将斩马大刀高举头顶,狂劈而落,一道如飞虹似的雪白刀芒瞬间飞出,随后他双腿如暴风骤雨般连踢上百腿,一大片腿影紧随刀芒后暴射而出。

却见那刀芒在空中,已经瞬间化为一匹白色巨马幻像,而之后的数百腿影也化作小一号的黑马光影,霎时间,半空中已出现上百匹马影,直向陈羲袭去。

“万马奔腾——午侠马千里终极技能!”

陈羲见势不妙,大吼一声,龙魂一击也是骤然而发,身后的华夏武神幻像凭空出现,巨型光柱一般的长枪直刺而出。

陈羲按照在格斗之神中磨炼出来的技巧,将神识全部注入那冲天狂烈的一枪当中,中宫直进,直取当先那白色刀芒化为的巨马。

凡是群居的哺乳动物皆有首领,狼有头狼,象有头象,羊有头羊,马自然也有头马。

陈羲赌对了,龙魂一击正中白色巨马,在半空中僵持了一会后,白马终于开始湮灭,巨型龙枪进而将后续的黑马幻像摧枯拉朽一般崩裂开来,瞬间撞击在午侠马千里的胸前。

马千里登时血量清光,陈羲也颓然坐倒在地。

“战斗胜利!”

陈羲强忍着浑身骨头都要裂开的痛苦,暗自苦笑道:这游戏一关比一关难了,也不知还得打多少关,不会是要把剩下的十一个生肖和十二个星座都打一遍吧,那样的话自己也不用打了,非得被活活累死不可。

就算每关的回复光柱能恢复伤势和体力的损耗,但是对于精神的损耗可是回复不多的。

正思索时,眼前光线一黑,第五关开始了。

第五关的场景位于北欧的一片荒野冻土之上,该关的敌人是一名身高超过两米的维京海盗狂战士。

金牛座守护者狂战士诺曼!

这条北欧大汉头戴牛角铜盔,身穿兽皮与铁甲结合的战衣,暴凸虬结的肌肉裸露在外,宛如石块雕刻一般。手中一柄长近两米的牛角精铁战锤,长方形的锤头犹如一个大号旅行箱般大小,一对弯如月牙的牛角直伸而出,可刺可挑,

这金牛座大汉面目粗豪凶恶,手舞巨锤,简直犹如一尊凶神一般。

和金牛座诺曼的战斗极为惨烈,这家伙力大锤沉,技能的杀伤力更是堪称恐怖,哪怕只是擦着个边都能带下去一大截生命。

所幸陈羲很快摸着了这大家伙的弱点,那就是庞大有余,灵敏不足。于是陈羲立时采取远攻游斗方式,倏进倏退,绝不和这金牛座近身对攻,只是凭借游斗远攻,最后生生将金牛座诺曼的生命活活耗尽。当然,最后陈羲自己也只剩下一丝血量,这第五关当真赢得又难又险。

本以为第五关就难成这样,第六关还不知难成什么样子,没准就是打到这里就得失败了,结果没想到第六关的敌人反而异常的轻松。

第六关的敌人是戌侠勾寒庐,一个县城的捕头。

第六关的场景便是在明代一座府城的市集当中,四周全是小摊小贩,各种拎着东西的赶集游人,足有两三百人像围着看猴戏一般围成一片空场,陈羲就在空场之中,对面是头戴纱帽,身穿黑色捕头公服的戌侠勾寒庐。

陈羲无奈地看着四周兴高采烈看猴戏的人群,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好像老邢一样的捕头,只不过没老邢那么猥琐,反而一脸精悍机警之色,好像一条猎犬一般。

不过这个勾捕头使的不是官府制式的单刀,而是一对精铁打造的铁拐。

“龙大侠,请赐教!”戌侠勾寒庐也不废话,客气一声后,双拐一摆,便做好了迎战的姿态。

“战斗开始!”

随着系统声响起,陈羲只得舞枪上前,枪拐相交,二人顿时战在一处。

“轰!”四周的人群发出好似海啸一般的声音,兴奋地退运了一点,但更加伸长脖子往空场里看去。

靠,真当是看猴戏了,这该死的游戏场景要不要这么逼真啊!陈羲边打边吐糟道。

谁知交手片刻,陈羲不禁暗喜,原来辰侠的技能居然恰好能克制住这个戌侠。

说白了就是陈羲的攻击,对方防得困难,对方的攻击陈羲防御起来却是事半功倍。总之这场战斗虽不能说轻松自如,但比起别的关卡来可是容易不少了。

最后陈羲在还剩一半生命的情况下,便一招九龙朝天式,将勾捕头生生击飞出去十多米远,直接压倒了三四个摊子,还带翻了六七个看热闹的闲人。

“龙大侠武艺高强,勾某认栽了!”很像邢捕头的戌侠拄着拐撑起身子,嘴角滴着血迹黯然道。

“战斗胜利!”系统提示音随即响起。

“呼……”陈羲长出一口气,总算是碰上轻松的一关了,否则自己非撑不住了不可。要知道这灵魂战刃的拟真度更在格斗之神之上,各种疲惫感、痛感、也是更加的真实。难怪电玩城里都将这款灵魂战刃称为通往黄金三游戏的桥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