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卡了

“啊……”一股刺骨的剧痛,瞬间从手臂传导至陈羲的大脑,疼得他忍不住大声嘶吼起来。那感觉简直就如同有人用一把冰冻的刀子砍入他的手臂一般无二,而且这一刀的痛感削弱度应该是零,这痛苦是百分之百真实的。

陈羲的痛呼之声未落,对面的火炎式神炎藏也出手了,它扬起通体火焰缭绕的赤红狼牙棒,一棒便敲在陈羲的右臂上。

陈羲再次疼得狂吼起来,这次他感觉自己的右臂犹如被一团烈火烧焦了一般,那种痛苦简直令人要发狂。

其实他也本想硬气一点,像无数文学作品上描写的来个酷刑加身一声不吭,但事实证明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的。当巨大的痛苦传递到大脑时,狂叫是唯一能稍微减弱一点痛苦的方式。

“桀桀,轮到我了。”那宛如圆滚滚孩童的空丸发出了恐怖的笑声,猛地举起了藕节一般的手臂,射出一道蛇一般的湛蓝色电芒,电蛇直撞在陈羲的胸口,立时电弧爆起,滋啦啦的响了起来。

“啊啊啊……”电击的痛苦又是另一种滋味,陈羲疯狂大吼着,只觉自身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被电焦了,换做在现实当中,常人遭受此等残酷折磨早就直接疼死或是疼晕过去了。

但这是在游戏中,系统在陈羲遭受巨大痛苦的同时,又保持了他的神智清醒,这样无形中将种种非人的痛苦加大了数倍以上。

陈羲终于明白系统显示是否放弃游戏提示的用意了,放弃游戏,虽然也是浪费一个游戏点,但是最起码不用受这种非人的折磨,而不放弃等死的话,就意味着游戏者还得忍受很长时间。

因为他在电击停止后的短暂时间里扫了一眼自己的生命,在使用龙翔掌与式神法阵对抗之时,他的生命只有29%,而此刻的生命居然还剩下26%。也就是说,刚才的三击平均每次才掉血1%,自己很可能还要再受26次折磨才能死亡!

开玩笑,这种非人的极度痛苦再受26次,到那会不是疼死也得疼疯了。想到这里,陈羲不禁绝望了。就在这时,他眼前再度出现一条选项字幕,脑海中也又响起了系统音。

“叮,游戏者请选择是否放弃游戏。是?否?”

当视野里出现字幕的那一瞬间,陈羲几乎瞬间就失去了理智,差一点就要选择了是,但是在最后的001秒之时,他停住了。

清纯美女户外清新自拍身材火辣惹人爱

不对,有古怪,一定有古怪!陈羲在心中思索着:这游戏的第八关,为什么反复引诱自己选择放弃,甚至不惜采用这等酷刑折磨,且取消痛感削弱的方式来逼迫游戏者放弃。也许只有坚持下去,才能得到答案。

痛苦确实是很痛苦,但说到底也是皮肉之苦,而且还是在虚拟现实游戏中虚拟出来痛苦,而不是真正的**上受到什么伤害。比起在战争年代惨死或是在饥馑时代活活饿死的人,这丁点的痛苦也不算什么了。

要知道玩一次游戏机就是自己的一年的生命啊,而且自己还是那种大把生命被骗走,现在刚刚脱离只剩一年生命惨痛遭遇的人了。

坚持下去没准就是胜利!更何况,如果就这么轻言放弃的话,恐怕会被她瞧不起吧,更加对不起她苦熬一日夜,且花费了很多游戏点才送给自己的礼物。

一念至此,陈羲立时在提示栏里选择了否,他怕自己再稍晚些,就去点了那个是的选项。

“该死,没想到你居然还敢挑衅我的忍耐!”东条赫然怒喝一声,“给我接着来!”

式神立刻领命,继续开始给予陈羲一下下的痛击,如此连续七八次,陈羲的生命已跌落至18%,更可怕的是强烈的痛苦已让陈羲有些神智不清,眼睛都已经模糊了。唯有视野中再度出现的提示栏依然在闪烁着。

“请游戏者选择是否放弃游戏。是?否?”

“为什么,为什么你甘心受这地狱般的痛苦,明明只要你选择自尽,就可以结束所有的痛苦了啊?放弃吧,让自己毫无痛苦地进入安眠不好吗?”

东条英吉那男女混合的妖异声音也在耳畔响起,是啊,为什么自己还不放弃呢?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本就是孤零零的,奶奶去世后自己更是举目无亲,朋友除了肥坤以外,更是也没几个了。自己活得如此凄凉困苦,便是多活一年少活一年又算得了什么?不就是一个游戏点的事吗,算了吧,放弃吧!自己已经尽力了,实在是太累了,更是太痛苦了。

陈羲浑浑噩噩的这样想着,忍不住就要却选择“是”的选项。

他脑海中浮现了一张绝美倾国的面容,那正是萧雨的容颜,萧雨默默地望着他,似春雨又宛如清溪的眼眸里,隐含着凄婉而又痛心的神情。

陈羲的心里猛地一个激灵,自己为了什么撑下去?如果非要从内心最深处找一个理由的话,撑下去的原因,就是为了她变强,变得越来越强……

在那个夜晚她这样说道:“我们这些游戏者,纵使再强,也不过是系统操纵的棋子而已,在一个个游戏里用生命去搏杀,也许哪一天就会耗尽生命而死,或者在现实中暴露游戏者的能力,而被系统抹杀。”

“我要强大到能有一天,能追上甚至超过你的程度的时候,那个时候就由我来守护你,萧雨……”

在那个夜晚她这样说道:“而我……我已经经历过这世上太多的痛苦,见识过这世上太多的丑恶,我的心已经……死了。”

“我要让你死去的心活过来!萧雨!”

……

“我要为了你变得强大起来,萧雨……所以我绝不放弃!”

陈羲猛地仰天大吼起来,那吼声高亢狂烈,直冲云霄。刹那间,他只觉自己丹田内的那片青翠的叶片陡然暴涨了一倍,散发出无数道丝线一般纤细的绿光,瞬息蔓延到体内的每一个细胞。

困缚住自己身体的那股阴寒之力,顿时如艳阳之下的残雪一般化为乌有,在陈羲视野中的技能栏里,青龙显圣的技能骤然闪亮,绽放出银色的灿烂光芒。

陈羲大喜,立时选择了使用。

绚烂夺目的青色光焰顿时自他身上飞腾而起,抓住他手脚的地侍与风魔,最先接触到那炽烈青焰,登时惶恐之极地远远避开,陈羲清晰可见,这两个家伙的手爪上冒出了青烟,仿佛被熔化了一般。

霎时间,陈羲的身形浮在半空之中,他的感觉却已扩散出自己的身体,以千分之一秒的速度,扩展到了整座山脉。

无数的植物宛如信徒膜拜神明一般,将万木之灵力源源不断地输送而来,一时间,半个天空都被绿色的光点所遮蔽了。

转瞬之间,数百米高的巨大青龙幻象已然降临在山巅之上,犹如摩天大厦般的巨龙,龙尾接近山巅之上,但龙头却高高耸立在云霄之中,两颗神光四射的龙睛犹如两颗闪亮的星辰一般,无穷无尽的赫赫神威,直欲震慑万邪。

五式神见青龙一出,登时连连后退,周身剧颤,犹如见了猫的耗子一般。那东条英吉也是脸色大变,急忙念动起法咒来。

“五方布阵,式神御法,五轮庇护,喼喼如律令!”随着东条的咒语急促响起,五式神再度在空中组成了防御法阵。这次的法阵却是犹如梅花瓣一般的五轮形状法阵,其中空式神居于最上方的光轮里,水与火分列左右,最下面的两轮却是地与风式神组成。

终于,五式神的法阵准备完毕,陈羲的青龙显圣也已完成,巨大无比的青龙狂啸着从天而降,扬起一只龙爪便向”五式神的法阵拍了过去,瞬间便狠狠地撞在了五轮法阵之上。

刹那间,苍青色的光焰与五色法阵的光芒同时大盛,剧烈的爆炸开来,短短两秒钟不到,五色法阵就开始出现大片的裂纹,竟似马上就要崩溃一般。

东条英吉见此情景,当下一咬牙,身形一纵便化作一道白光直向五轮式神法阵飞去,竟是将自己投入到法阵当中。

有了式神御主的加入,五轮法阵登猛烈的一闪,竟是瞬间扩大了近一倍,原本布满裂纹的法阵也是完恢复,甚至更胜从前。

那巨型青龙见一爪没有奏效,不禁大怒,当下龙尾,“啪”的一声变将巨尾拍在法阵之上。

法阵微一摇晃,随即恢复完好,这时法阵上五轮环绕的那片中心区域,陡然露出东条的脸来,他脸孔扭曲之极,狰狞地狂笑道:“哦呵呵……愚蠢,我的五轮式神阵终极形态是坚不可摧的,胜利与荣光永归吾主大蛇!”

也许是他变态的狂笑声,激怒了青龙,高高耸立在云霄上的龙头,犹如一架大型运输机般飞速低了下来,张开足以容纳一辆双层巴士的巨口,一口便将五轮式神阵囫囵吞下口去。

“啊……不可能……”东条教主最后发出半声凄厉的惨叫,便就此葬身于龙口了。

“you。”

“叮,游戏者击败大蛇使徒上三使之首东条英吉,获得抽卡奖励一次。”

“叮,游戏者通过第八关,即将进入最终关第九关,请游戏者做好准备。”

听到耳畔的系统音,陈羲不禁一愣,居然这样就赢了?还真是想象不到的容易啊!原本以为这厮毕竟是八使徒之首,还会有什么大招的。他却不知,这第八关的boss最难点就是以缚魂之力制住游戏者,然后施以酷刑摧毁游戏者的心志,唯有心志能到坚毅如铁,百折不挠的人,才能冲破束缚,激活最终神技。到了此时,东条就成了俎上鱼肉,灭亡只在瞬息之间了。

所以说这第八关,磨炼的不是游戏者的战斗实力,技能技巧,而是游戏者心志的试炼。当心志之坚挺过试炼之时,这第八关实际上就已经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