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刘语

.630shu.co,最快更新一世葬,生死入骨最新章节!

此时已是莫忆模样的绛,光明正大的穿梭于烈火宫,看到过往的年轻俊美的男弟子,也忍住了停止调戏的欲望,一脸正经的走进东方闻思的房间。

原本正在说话的众人瞬间停止交谈,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她,神情戒备。

一眼便看到紫魄也在房里的绛,一个箭步的飘到了紫魄身旁,将手覆在了紫魄的肩膀上:“一会不见,如隔三秋!”

“是绛没错了!”紫魄笑着摇了摇头,顺便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移了开。绛耸了耸肩,毫不在意,反而一屁股坐在了紫魄的旁边:“紫魄,我有了莫忆方才的记忆,我瞧见东方闻思在被赵华音治疗的时候,极其痛苦,不怕赵华音会害了的丫

头吗?”

紫魄叹道:“漆昙说过,没人能让丫头恢复年轻的模样,就算是医圣星天战,也无计可施,只有毒疯的毒术可以一试!”

“以毒攻毒?”绛撇了撇嘴,“可是下毒容易解毒难!”

紫魄说道:“只要得到赵华音配药的秘方,漆昙就有办法解毒,将药去其毒性,还能保留让丫头恢复年轻的药性!”

“原来这才是的目的!”绛笑道,“我就说嘛!凭对小丫头的宠爱,怎么可能把她放心的交到赵华音的手上!”

东方闻思还在沉睡,白狐正守在一边,轻声道:“赵华音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加害闻思,我会好好守着的,绛,接下来,就要靠了,只有,还能够完接近赵华音了!”

紫魄说道:“明日去华音小筑取药,我会先一步!”

打羽毛球可爱少女

“等我给她下了蛊,紫魄,就是大功臣,到时候小女子无以回报,以身相许,如何啊?”绛笑着凑近紫魄。

“走开!”紫魄将她的脸拨开,冷着脸站起身来,“白狐,好好照顾丫头,我明日再来!”

“放心吧,紫魄大人!”

绛不以为然的将手支撑在自己的下巴上,看着还在沉睡的东方闻思:“其实紫魄还是很心疼东方闻思吧!看到现在的她,该有多痛苦呢!”

白狐淡淡的笑了笑:“没人比他更疼闻思了!现在的他,又想无时无刻的陪伴着保护着闻思,又想逃避她现在的模样,这样的矛盾,怎会不痛苦呢!”

忽然门外响起了一名烈火宫弟子的声音:“宫主有请小水滴大护法前往曼陀罗玄冥殿!”

得到白之宜的召唤,小水滴很是惊讶:“我知道了!”

察觉到那名弟子离开后,绛轻声笑道:“果然,有了莫忆,就自由了!”

小水滴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这个时候宫主召唤我,一定是有什么事!”

“如果只是还小水滴自由,白之宜根本不会召唤她去玄冥殿,看来,的确是有什么事!小水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小水滴这才恍然的离开东方闻思的房间,前往曼陀罗宫玄冥大殿。

再次踏进玄冥大殿,小水滴的心情很复杂,她只记得自己最后一次出现在玄冥殿,是白之宜将自己派去阴阳境,助赵华音修炼蛊毒死士,而自己却险些丧命于阴阳境。

“属下拜见宫主!”小水滴俯身抱拳,恭声道。

白之宜笔直的坐在曼陀罗花宝座上,长长的裙摆顺着石阶一路而下,声音平淡却又极具威严:“小水滴,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不知道懂不懂!”

“自从属下死里逃生,入了曼陀罗以来,就一直深知这个道理,并且铭记于心!”小水滴的心脏像是漏了一拍,完听出了白之宜在警告自己的暗语。

“东方闻思变成今天的这副模样,完是她咎由自取!在曼陀罗宫,谁的心不是黑色的呢!”白之宜冷笑道。

小水滴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随即高声道:“就算是八大门派,号称慈悲为怀的少林星印,也不敢保证双手没沾染过无辜的鲜血!”“皇甫青天统治的武林,依然不断地有魔宫涌现,别说曼陀罗宫,亦或是烈火宫,曾经的冰魄宫,现在的大大小小的魔宫,他皇甫青天根本无暇顾及!本宫主若是成为武林

盟主,定还他个太平江湖!无论是名门正派,还是魔宫邪教,都会臣服于本宫主,他皇甫青天凭什么跟本宫主比?”

“宫主高瞻远瞩,不像皇甫青天,鼠目寸光,只顾着眼前的太平江湖,着实愚蠢!”白之宜得意的勾了勾嘴角:“从现在起,自由了!不必再追随东方闻思,一个大护法,却只能守在一个一无是处的丫头身边,做一个婢女,岂不是大材小用了?此后就

留在曼陀罗宫,做一个真真正正的曼陀罗大护法吧!”

“多谢宫主赏识!”小水滴兴奋的说道。

“这次本宫主召见,除了还自由以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交与去做!”

“宫主尽管吩咐,小水滴自当万死不辞!”

白之宜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好!本宫主命令,前往一个地方,去接一个人!”

已经出发两个多时辰了,这一路上竟然相安无事,看来这崎岖的山路连山匪都不愿意逗留。

“少爷,平坦大路我们不走,非要走这条路,等到了地方,都九死一生了!”随行跟来的铸剑山庄的家丁笑着抱怨道。

别说这些下人了,就算是武义德自己,也不愿意走这条路,若不是为了声东击西,跟腾鹤镖局一样,为了吸引魔宫人的注意,又怎么会选择这条路线呢?

武义德也有些愧疚的说道:“大家辛苦了,等到了桃花山庄,定有好酒好菜招待着!”

“少爷,跟我们还客气什么?大家只是发发牢骚,打发打发时间罢了!这么多年,多辛苦的事情我们也都做过了,走条路又算得了什么!”

武义德也只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耳边若有若无的银铃声,让他瞬间面色一变:“不好!”

“小兄弟,带了这么多金银珠宝,分给姐姐点好不好呢?”只见一个黑衣女人自远处缓缓而来,身后跟着众多黑衣人,黑袍上面的曼陀罗花纹若隐若现。

“果然是,蛇女水涟漪!”武义德立即将剑拔出剑鞘,随时准备迎击。

水涟漪用手指缠绕着自己的头发,笑的极其妩媚:“能被铸剑山庄的大少爷铭记于心,奴家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呢!”

“呕!”武义德极其厌恶的故意“呕吐”了一下,随即说道,“可别这么说话,令我觉得有些恶心!”

水涟漪面色一变,声音也由方才的娇媚变作凌厉:“武器部留下,人,一个不留!”

武义德站在车队最前方,高声喊道:“这里有我守着,剩下的人,驾着马车速速离开!”

“少爷,看……”

听到下人们的为难和语气中的惊恐,武义德回身一看,也着实吓了一跳。

只见每一辆马车上面,部都爬满了密密麻麻的毒蛇,吐着鲜红的芯子,冷厉的看着每一个想要靠近过来的人。

水涟漪大笑一声:“武义德,跟我玩,还嫩了些!”

“是吗?”武义德从怀中掏出一个火捻子,“就算烧毁,也绝对不会让铸剑山庄铸造的兵器落到们这些魔人的手中!”只见武义德将火捻子丢到了一辆马车上,那些毒蛇瞬间四处逃窜,却只听水涟漪吹了一记口哨,那些毒蛇竟然彼此交缠的盘旋在火苗之上,硬生生的将火熄灭,任凭身子

烧焦,坠落地面,泛着阵阵糊香味。

水涟漪冷笑一声:“乖乖受死吧!”

所有的曼陀罗宫弟子一拥而上,所有的铸剑山庄下人迎击而来,不出所料,仅仅三五个回合,部命丧于曼陀罗弟子的刀下。

转眼间,便只剩下武义德孤身奋战,宁死不屈。

水涟漪明显没有使尽力,似是将武义德玩弄于股掌之中,看他像一只满身是伤的小狼般张牙舞爪却怎么也咬不到人。

武义德眼见着随行的下人一个一个的惨死,险些失去了理智,等他清醒过来时,也奄奄一息了。他用剑支撑着自己半跪在地,满脸青紫,不断地吐着鲜血,他冷笑的自嘲起来:“早知道……就该多学点武功……少铸两把剑……咳咳……今日便也不会……这般狼狈……了…

…咳咳……”

“比起那两个表哥,可真是逊色多了,不过的底子还不错,能扛我这么多招还没有死!看在这么俊俏的份上,求我,我可以给一个痛快!”水涟漪低声笑道。

“我是不如风云两位表哥,但好歹我也是铸剑山庄的继承人,想让我求,做梦!”“那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水涟漪举起手掌便劈向武义德的面门,武义德见状立即举剑抵挡,随即水涟漪一个反手,一击打在武义德的心口上,武义德瞬间飞出,直接

坠落悬崖。

水涟漪飞去悬崖边上,外下一瞧,万丈深渊,不死也残,随即回身,打开一辆马车,果然装的都是兵器。

随后,众弟子驾着马车,与水涟漪返回曼陀罗宫。

而悬崖峭壁上,正有一个身影随着清风微微晃动着,他的手紧紧地握着剑柄,而那剑身,正有一根纤细的冰蚕丝缠绕在峭壁上,才没有让武义德坠落深渊。

武义德死里逃生,不禁笑道:“看来……天无绝人之路……多铸造两把兵器……还是有用的!”这内壁藏有坚韧冰蚕丝的御行剑,本是给八大门派铸造的五把兵器的其中一把,其中万噬剑送给了段如霜,交衡送给了飞盾,灵渊手刃送给了常欢,玄机刀则是赠与了江

池。而这御行剑可以利用城墙树木来让不会轻功的人飞起,在空中仍然可以用剑杀敌,武义德特意制造出一把特殊的飞行剑,留给自己做武器,没想到今日不仅派上了用场,

更是救了自己一命。

武义德咬紧牙关,利用御行剑冰蚕丝不断地在峭壁上禁锢缠绕,最终回到了地面之上,他盘膝而坐,开始运功疗伤。

爹,剩下的……靠了!

赏了一会月,待本来温暖的夜风逐渐冰冷,凤绫罗才从院子里起身回屋。

门还未关,一把纸扇便挡在了凤绫罗的面前,凤绫罗白了一眼,转过身去:“夜深了,来做什么?”

“绫罗,我跟一样,因为满脑子都是,所以怎么也睡不着!”

凤绫罗猛地回过身来:“不是皇甫云!”

那人微微一愣,一边扯下人皮面具,一边笑道:“竟然一眼就被认出来了,看来爱他爱的很深啊!”凤绫罗的眉头轻轻一皱,夜月扯下了那张皇甫云的人皮面具,又露出了一张脸,但是这张脸与自己上次看到他的容貌不一样,便知道他不会露出自己真正的面容,随即冷

声道:“皇甫云重伤未愈,而脚步轻盈,况且,他与我有约定,就算他来了,也只会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口。”

“哦,原来破绽在这里!”“非要说破绽,那可真是太多了,他的身上有桃花香,没有,虽然这味道并非是天生的体香,可是皇甫云自小就生活在桃花山庄,那股香味早就跟女人的体香没有分别了,就算刻意涂抹,也绝对不会有皇甫云的味道!手上这把款式的扇子,三年前皇甫云就已经不喜欢了,况且他现在一心只爱着七桃扇!他的眼睛是桃花眼,就算戴着与他相似的人皮面具,可是眼睛哪怕只有一点小小的不同,也会差之千里!们的身形虽像,但是那双手,却是天壤之别!皇甫云虽然也是练武之人,但却极少用手来杀人,或是干重活,虽然常年拿着扇子,又喜欢玩弄乐器,但是有月柒这么爱他的丫鬟照顾着,那双手自然保养得极好,所以他的手,比女人的手还要细腻,而的双手

,常年偷盗着不属于的东西,一股臭味,自然是一眼不多,半眼足矣!”

夜月不怒反笑,笑的前仰后合:“看来我跟皇甫云比,简直是一无是处了!”

“不,有一样比他强多了,敢走进我的屋子,可他不敢!”

“他不是不敢,他是怕惹生气罢了!”夜月耸了耸肩,“而我夜月,就算是皇宫,也一样来去自如,论起自由,我是比他皇甫云强太多了!”

凤绫罗冷声道:“如果不是给我带来好消息的,那我可要送客了!”

“虽然没有好消息给,但却有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要送给!”

“无功不受禄!”凤绫罗转过身去,不为所动。

“只看一眼,便知道这宝贝,可是难得一遇、更难一求了!”

凤绫罗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有些好奇了,便回过身去:“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宝贝,让飞贼夜月都觉得难得一遇!”

只见夜月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再轻轻打开,将里面的宝贝取出,放置在桌子上。

夜月斜着眼睛看向凤绫罗,见她果然大吃一惊,自然得意的笑了起来。

“龙吟碎玉,凤游翆台!”凤绫罗的眼睛确实无法从这件宝贝上移开,“夜月,是如何得到的?这块宝玉,已经失踪了几十年,没想到,竟然在的手上!”

“就没有我夜月得不到的!”夜月勾了勾嘴角,眼神中露出一抹狡黠和阴诈:“既然能认出龙吟碎玉,我自然也不必再费口舌,现在,它属于凤绫罗了!”

还没等凤绫罗推脱,夜月便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龙吟碎玉,是一块碎纹成龙的宝玉,传闻是南国皇帝段乘风先祖段枭的传家宝,这块玉护他一命,裂纹竟然碎裂成了龙形,故而成了奇玉,等到段枭一统南国,坐拥四城

江山后,便把龙吟碎玉奖赏给了一员开国大将,改朝换代以后,这块玉也不再是皇家宝玉,最后一代一代流传,落到了一个又一个富商手中,落脚之处,皆是传奇。被夜月盗走后,便一直被他带在身上。龙吟碎玉很有灵性,可以辟邪,保护人一世无忧,价值连城。据说练武之人得到,还可提升功力,普通人得到亦可祛病消灾,总之

,关于龙吟碎玉的传说还有很多。而凤游翆台,是一块上好的翡翠雕刻成的凤凰台,专门用来放置龙吟翠玉的。龙吟翠玉很有灵性,故而白日里放置心脏位置用来吸取邪性,保护心脉,晚上必须要放进特

制的凤游翆台中去其邪恶,回归本质。

所以没有了凤游翆台,龙吟碎玉也会黯然失色,但是有了凤游翆台,本就价值连城的龙吟碎玉,更是染上了一抹神秘的色彩,故而缺一不可。

有谁会不喜欢龙吟碎玉呢?

凤绫罗小心翼翼的抚摩着冰凉的宝玉,却犯起了嘀咕:这么贵重的东西,夜月怎会舍得把它送给我?我可不相信他是真的爱上我了……

小水滴在曼陀罗宫不远处的树林里徘徊了好久,等待了好几个时辰,亦不知白之宜让自己来接的人,究竟是何人。

又过了半晌,便看到一个人如同鬼魅般的怀抱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人朝她而来。

“这么重要的人,白宫主居然只派了一个小矮子来!”那人带着面具,语气满是戏谑。

但是小水滴还来不及发怒,那人就消失了,看他的样子,小水滴也猜到那人便是来去自如的夜月了。她走近被放在地面上的人,蹲下身子,借着月光细细一瞧,发现白之宜命令自己前来接的重要人物,正是紫风月。